半岛都市报 -A15-朝花观澜

婚纱照

新闻    时间:2021年05月01日    来源:半岛都市报

王国梁

天气回暖,樱花绽放,岛城大学路上拍婚纱照的小年轻们也开始冒头。开始只有两三对,毕竟春风中还夹杂着寒意,而新人尤其是女士们大多衣着“清凉”,嗖嗖的小风确如锋利的小刀,刮在身上不免让人战栗。而清明节后,气温就友好了许多,树一绿花一开,到处都是生机,心里也跟着暖和起来。拍婚纱照的人也渐次多起来,这一簇那一团,卿卿我我,搂搂抱抱,化不开的浓情蜜意。
结婚七年,我和妻子一起翻看婚纱照的次数一只手就能数得过来,而且都是在拍完后不久。还记得当时拍婚纱照时是经熟人介绍,找了当地一家不小的店面,该店在莱州有一处拍摄基地,占地面积可观,各种人造景致考究,仅看照片,根本无法分辨到底是在哪个城市甚至哪个国家,达到了以假乱真的境界。
拍摄当天不光是我们一对,同行的有四五对。大家起了个大早,挤上同一辆中巴车。因为太早,女士们大都素颜,这也是拍摄前为数不多的能见到新娘“庐山真面目”的机会。车程不长,眯一觉便到。下车后,我们被提前来做准备的摄影师分别带走,化妆、换衣服、微笑,一天下来,累得抽筋。你压根不会想到,当初在店里选的套餐,看似薄薄一本,竟然要拍这么多。这当然是店家的套路,他们会让摄影师尽可能多拍一些,表面上看起来服务周到,实际上是为了选片的时候让你无从下手,看这个也挺好,那个也不错,最后再加一份钱,升级套餐。
可自从取回相册,我们就几乎没再翻看过,原因是又大又沉,翻看不便。且拍照的经历也让人提不起兴趣,反而联想起累到虚脱的窘境,于是更没了看的念头。几本装帧精美的相册就那么四仰八叉地被堆在角落里,日子一久就落满灰尘。
比起看自己的婚纱照,我们更愿意看父母的。那种穿越时光的印记会给人带来一种莫名的喜感。我的父母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结婚,听他们讲那时候也流行拍婚纱照,可断然没现在这么多讲究。化妆、服装、拍摄的设备和技术等也都不行。找个摄像馆,租套西服和婚纱,烫个头,描个大花脸,然后俩人板板正正地拍一张照片就算是拍了婚纱照了。洋气一些的城里人会选几处漂亮的实景,而经济不太宽裕的村里人选几块不同图片当背景墙就算是“旅拍”了。
说起旅拍,这些年人们生活条件好了,很多小年轻拍婚纱照时都会选择去外地甚至去国外取景,再邀请摄影师一起,一边旅行、一边拍照,“旅拍”一词由此诞生,旅拍行业也逐渐红火。从国内拍到国外,美景一网打尽。旅拍带火了旅游业,也催化拍摄行业不断细分,很多个性化定制的小工作室如雨后春笋,无论是清新风还是复古风,都给了人们更多元的选择。
有时下班,经过大学路网红墙,见到三三两两拍婚纱照的小年轻,不禁会感慨,拍婚纱照到底有什么用呢?除了冲印几张挂在新房的墙上,集结成册摞在一起,婚礼当天在大屏幕上滚动播放,朋友圈里晒晒甜蜜之外,婚纱照还有什么用呢?我想除此之外,它大概也会在将来的某一天,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一种传统的延续和人们对定格美好记忆的追求与向往。另外,不管是举行婚礼还是拍摄婚纱照,所讲求的都是仪式感。“生活需要仪式感”,人类文明的发展,上到帝王将相、下到黎民百姓,婚丧嫁娶、祭礼庆典等各种仪式都能带来安全感和满足感。面对神秘,人们从叩问苍天到探索宇宙,面对未知,人们从迷信盲从到敬畏科学,历史的发展会自然淘汰许多冗繁的糟粕,也会沉淀许多精华。仪式的加附恰恰提升了事物本身的价值,从而得以流传。大概婚纱照也不例外,它从诞生之初似乎就具有这种功能。
虽然不怎么看和妻子的结婚照,但毕竟它就放在那里,尽管翻着麻烦,抱着吃力,但只要想看,它就还在,想想不也是挺让人安心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