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都市报 -A16-视点

野猪成灾,多地狩猎

不断逼近村民生活区,14省份试点防控

新闻    时间:2021年11月26日    来源:半岛都市报

随着生态环境不断转好,野生动物种群也逐渐扩大,对于已经没有天敌的野猪来说,它们已成为站在食物链顶端的野生动物之一。当前,我国部分区域野猪数量过大,频繁出没于村庄及农民生产生活区域,造成农作物等损毁,其与当地居民生产生活之间的冲突与矛盾,密切关系到当地居民的合法权益,甚至关系到当地居民农业再生产和生活保障,引起了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
为保护群众财产,四川、安徽等多地成立狩猎队,调控野猪数量。国家林业和草原局今年5月的通知显示,全国14省份正开展野猪危害防控综合试点工作。有野生动物专家指出,人和野猪乃至野生动物究竟该如何相处,已成为重要的科学和社会管理问题,也需要人类更多的思考和智慧。
村民:吃饱的野猪睡在鸡圈里
11月19日,81岁的河南省信阳市山民李建春告诉记者,近三年,野猪越来越多。“野猪一年两窝,在我们这也没有天敌,发展特别快。”他说。
记者在李建春所在山村田间行走,看到不少野猪的新鲜脚印和拱痕。许多稻田里,都插有挂着衣服或塑料的竹竿。在一片已经收过的红薯地,有一大片草灰。村民为防野猪,在红薯快成熟时,在地头点燃木屑再用湿草覆盖,形成浓烟来驱赶野猪。然而,尽管每晚都点这样的烟堆,红薯地还是被野猪糟蹋光了。
四川、安徽、河南等多地的村民介绍,野猪都是在玉米、花生、红薯这些农作物快成熟时才下山来吃。为驱赶野猪,村民们有放喇叭、放鞭炮的,也有在地里装电灯的,但野猪很快就不再害怕。村民们在地里挂起衣服防野猪还有村民因放鞭炮吓野猪被派出所传唤,因为当地禁燃鞭炮。
安徽省金寨县梅山镇小南京村山民邵贤宇养鸡三年,鸡场就在小山脚下。今年7月,野猪多次将鸡棚铁丝网拱开,钻进去吃饲料,还咬死踩死数百只鸡。
“咬死的鸡它很少吃,吃也是只吃内脏。”邵贤宇说,野猪多是晚上来,但有两次,他白天去喂鸡时,发现有吃饱的野猪就躺在鸡棚里睡觉,一被惊动,就拱开铁丝网跑了。鸡场的狗曾被野猪咬伤过,后腿留下伤疤,如今看到野猪,只敢叫不敢上前。这样的情况一年比一年严重。
金寨县村民李开成介绍,他家住在大山里,从去年开始,可能野猪太多,山林里的食物不够,也不怕狗了,就经常过来。他家的鸡和鸭,被吃掉咬死几十只。公开报道显示,这几年野猪伤人事件频发,因非法猎捕野猪获刑和捕野猪电网电死人的事件,也并不鲜见。

狩猎队:不见野猪子弹不上膛
据了解,四川、安徽等地此前已成立狩猎队,调控野猪数量。11月21日,安徽金寨天马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副局长蒲发光告诉记者,因群众反映强烈,为调控野猪数量,2006年,金寨县成立狩猎队。截至目前,开展过5次猎捕野猪行动。前几年因非洲猪瘟,暂停捕猎。以前,猎捕到的野猪由狩猎队自行支配。2020年野猪被列为禁止食用,今年猎获的野猪由所在地乡镇人民政府按照10元/斤进行收购,按照规范要求进行无害化处理。
蒲发光介绍,野猪猛增,主要原因是近些年保护力度提高,生态环境恢复,野猪的天敌豺狼虎豹等不复存在,群众搬迁下山,野猪繁殖能力强等。蒲发光表示,在野生动植物保护方面,当地和科研机构常年有合作,每年都在全县范围开展野猪专项调查,通过红外相机监测和平时的调查估算,该县约有4000头野猪。今年,金寨县林业部门申请猎捕400头(10%)野猪,经省里审批,第一批200头。
蒲发光强调,保护区严禁狩猎,狩猎队必须在规定区域猎捕野猪,而且严禁狩猎其他动物。其解释,狩猎野猪必须用枪,因使用夹子、套子等,会伤害到其他野生动物。
金寨县狩猎队队长汪家如今年53岁,祖辈曾是猎人,十几岁时,他就跟着捕猎。他介绍,枪支由派出所保存,每次猎捕,当天取枪,当天归还。每次捕猎,不能低于两人,枪弹分开保管,见到野猪才能上膛,确认是野猪才可以开枪。
“野猪难打、也很辛苦,不像你想的那么容易,每次平均要走二十里山路。” 汪家如告诉记者,今年从11月15日开始猎捕,截至11月22日,共捕获24头野猪。队员们一般会在距野猪二十米外开枪,狩猎队从未发生过队员被野猪伤害等安全事件。

专家:干预和控制也是保护
记者获取的文件显示,今年5月24日,国家林业和草原局下发通知称:为切实做好野猪危害防控工作,科学处理好保护野生动物与维护群众切身利益关系,在前期河北、山西等6省份开展防控野猪危害综合试点基础上,增加辽宁、黑龙江、浙江、安徽、湖南、湖北、四川、宁夏8省份开展野猪危害防控综合试点工作。
知情人士向记者介绍,第一批试点省份的通知,也是国家林业和草原局今年早些时候发布。关注野猪防控的人士说,因猎捕野猪涉及枪支管理,一些地方比较慎重。
公开报道显示,多地已制定《陆生野生动物造成人身伤害和财产损失补偿办法》,还有一些地方正推行野生动物致害保险。西宁动物园副园长齐新章认为,一些地方对野猪进行数量管控,传递出理性的观点,就是保护野生动物并不是纯粹为保护而保护,应该是一种动态的控制,达到平衡的目的。干预和控制也是保护的一种,以往大家不太容易接受这个理念。现在,是从感性到理性的转变。综合整理自澎湃新闻
■链接 国家林草局已开展专题调研
近日,国家林草局一连公布了四份关于应对野猪危害的人大代表建议复文。国家林草局指出,近年来,随着天然林保护、退耕还林、自然保护区及野生动植物保护等系列工程实施,野生动物栖息地生境质量持续改善,野猪等野生动物种群不断增长、觅食等活动范围扩大,导致致害事件日渐频繁,已成为致害范围最广、造成损失最严重的野生动物。
今年,国家林草局对野猪等野生动物致害问题开展专题调研,并对全国31个省(区、市)野猪等野生动物致害情况全面摸底调查。另外,两次下发专门通知,在包括四川在内的14省份开展防控野猪危害综合试点,研究拟定技术措施,指导各地开展种群调控、主动预防、补偿等工作。
国家林草局称,代表提出的实施有计划猎捕、开展野猪等野生动物致害政策性农业保险等建议,与该局当前所开展的野生动物致害问题防控目标一致。
国家林草局在相关复文中还提到,中央财政非常重视野生动物致害补偿问题。在中央资金转移支付力度方面,国家林草局表示,将结合代表所提建议,严格按照法律规定,进一步压实地方政府主体责任,协调地方政府立足现有财政政策和资金渠道,统筹用好中央补助资金和自有财力,积极开展防控野猪危害等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