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都市报 -A20-视点

半岛都市报

视点
2021年01月13日

代孕女遭退单生娃3岁女儿户口难上

生物学父亲愿帮女童上户

新闻    时间:2021年01月13日    来源:半岛都市报


吴川川和女儿。(视频截图)
近日,四川成都。吴川川(化名)称,自己当初为钱财代孕,在怀孕三四个月时检查出来患有梅毒,被客户退单后跑回老家产女。后来,吴川川组建了新家庭,婆婆和丈夫十分疼爱女儿,为了给三岁女儿上户口,她从成都出发,远赴千里之外的内蒙古,寻找当年的客户、孩子的生物学父亲。
1月12日下午,吴川川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孩子的生物学父亲找到了,但户口还是没上好。”
截至发稿时,孩子的生物学父亲与妻子两人意见不一,认为吴川川需要进一步明确落户手续流程和法律责任,双方再做打算。
“(当时)代孕机构的人给我打了58针,打一针是30块钱。”今年47岁的吴川川,有一个3岁的女儿,这个孩子是她做代孕妈妈得来。
据吴川川讲述,2016年上半年,她腰椎骨折,骨折之后就想通过网贷找点钱做生意,就进入一些网贷群。
“我就想有一些本钱做生意,最后联系到了代孕的机构。我就想用10万块钱还债,还有10万块拿来做生意。”吴川川说,联系好了客户,对方检查了自己的子宫、卵巢情况,“当时都查了,都正常,然后被选上做代孕。”
“我身份证上的年龄,比实际年龄大6岁。”吴川川称,代孕时是移植胚胎,孩子与自己没有血缘关系。
“怀孕三个月时,我检查出染上了梅毒,我都不知道原因在哪。”吴川川怀疑是同住的其他代孕妈妈传染给自己的,“所有的代孕妈妈都住在一起。我检查出梅毒后,代孕中介的老板马上把一个代孕女孩‘下’(辞退)了。她人很年轻,也漂亮,但晚上经常出去,社交比较混乱。”
随后,客户要求退单并提出将胎儿流产掉。“客户提出流产时,孩子已经四个月了,已经会动了。因为移植的是胚胎,孩子比正常受孕的孩子要大些。”
这笔代孕,当时谈好的价钱是17万元。据吴川川说,最后自己只拿到了2万元。
从代孕机构离开时,因为觉得“丢人”,吴川川没有回老家养胎。加上有腰伤、无法工作,她一直住在5元一晚的小宾馆里。“当时有个同住的保姆看我可怜,就介绍想收养孩子的家庭让我去住,可以一直住到孩子生下来,再把孩子送给人家,但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
“孩子在肚子里时就特别听话。她用脚使劲撑我的肚子,很痛,我让她不要踢,她就停下来了。我觉得我说话她能听懂,特别聪明。”谈及孩子时,吴川川的语气变得温柔,“后来我为了养活她,找了一个男的结婚。”
代孕妈妈: 染上梅毒遭客户退单
吴川川如今的老公,也是经前述同住保姆介绍认识的:“对方身高只有1.4米多,很善良,没有读过书,但对我特别好,真心对我好那种。”
谈及违法售卖孩子出生证一事时,吴川川显得特别无奈。
“我那时还没想好要不要跟他结婚,孩子又快要生了。后来我发现有QQ群可以卖出生证,我就找了一个四川泸州人当买家。住院前的一两天,我把出生证卖了,得了2.5万元。我是剖腹产,在医院共花了1.2万元。”吴川川回忆,当时自己是以客户的名字生产,并卖出孩子的出生证。
2017年8月,孩子4个月大,吴川川跟相亲对象结婚了,“他对我很好,对孩子也很好”。孩子18个月大时,通过药物阻断治愈了梅毒。“现在孩子一切正常”,吴川川说。
吴川川称,组建新家庭后,婆婆和丈夫十分疼爱女儿,家属们希望为女儿上户口,“但是孩子超过三个月大就需要做DNA,没办法上。我就想和卖出生证那样买出生证,但是一直被骗,前后被骗了八九万。实在没办法,我才去找她的亲生父母”。
对于吴川川的情况,成都郫都区卫健局妇幼科工作人员反问吴川川,出生证咋可能卖给别人?“你这个不受国家法律保护,医院能给你补出生证就补,补不到就补不到,你这种情况太复杂,而且是不受法律保护的。”
成都郫都区民政局社会事务科工作人员则表示,民政局只会办理收养登记,当下应带孩子至福利院接管,“你要给这个孩子上户口,要打电话给公安局。你这个孩子是代孕生的孩子,你可以办收养。”
成都郫都区公安局办证中心工作人员则建议先让孩子的父母联系公安局,“派出所还要调查,调查清楚了再上户”。
“现在还没上好户口。当地公安局让找卫健局,卫健局又说去找公安局。程序上都不符合上户条件。”吴川川说。
相关部门: 情况太复杂上户缺依据
经记者走访多地核实,当初,吴川川通过中介徐某替内蒙古通辽的一对夫妇代孕。
为了给女儿上户口,无奈之下,2020年年底,吴川川从成都北上,前往内蒙古通辽,希望找到女儿生物学父亲,通过亲子鉴定帮助女儿上户。当时,双方已经断联3年,吴川川仅有对方姓名、家庭简况和旧户籍地址等信息。
通辽某地警方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因事件涉及较大个人隐私,存在风险,公安机关没有依据帮忙寻找孩子的生物学父亲。
经过寻找,吴川川终于联系到了孩子的生物学父亲。其回忆称,当时经人介绍,找到中介徐某花费70万元代孕求子,因吴川川感染梅毒放弃胎儿,并称后经徐某安排,已重新代孕获得一对双胞胎,自己也没料到吴川川把孩子生下来,现愿意协助孩子上户。
“对方现在的双胞胎儿子比我那个小孩小一岁。对方的家庭经济条件一般,卖了一套房才有了现在的孩子。他说以他的条件,不允许再为这个小孩负责任。”吴川川称,孩子的亲生父亲已经50多岁,母亲也近50岁。“他们的儿子二十多岁时去世了。”
吴川川说,自己的诉求,是让孩子的生物学父亲帮忙办理抱养手续,即做亲子鉴定,再开具一个抱养证明给自己。交流时,生物学父母表示,需进一步明确落户手续流程和法律责任再做打算。
“女儿已经能够数到50,而且她还会画画,画她爸爸,画我,画她自己,她说这是我们一家三口。”谈及女儿时,吴川川很自豪,她表示,女孩必须由她抚养。“孩子我带了这么久了,我肯定自己带,就算是别人给我一百万,我也不会把孩子给他。”
对此,法律博主“普法达人张三”表示,建议代孕入刑。“虽然代孕违法,但是在刑法中却处于空白状态。代孕剥削女性,严重违背社会伦理道德,对代孕行为应该严惩。” 
据澎湃新闻等
生物学父亲: 另已代孕双胞胎,愿帮上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