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消逝的燕京

日期:2012-08-10   来源:半岛网-半岛都市报
 

    从1952年高等院校院系调整至今,又是一个甲子的轮回。在60年前那场疾风骤雨的教育改革中,燕京大学永远消失了。他的文理科系并入了北京大学,工科系并入了清华大学,社会学系并入中国人民大学,校址则由北京大学接收。而他“因真理,得自由,以服务”的校训也随之成为历史……

    燕京之生:乱世中盛开的昙花

    关于燕京大学成立的时间,目前有着不同的说法,但更多的史料将其定在了1919年。这一年,司徒雷登出任燕大校长,也是在这一年,五四爱国运动爆发了。

    燕大生于乱世之中 ,他的前身是清末美国基督教会在华创办的汇文大学,后来该校与华北协和女子大学、通州协和大学合并,逐改名燕京。起初,学校内部管理混乱,司徒雷登上任后,发展才步入正轨。1921年,司徒雷登通过从美国商人和张学良等人那里募集到的大笔捐款,在北京西郊买下几处前清的皇家园林,随后他聘请美国设计师墨菲在此建造起了近代中国规模最大、环境最美的校园,这里面包括后人熟知的博雅塔、未名湖、思义亭、贝公楼……弄到了历史名园作校址,司徒雷登又开始重金延聘著名学者。燕京教授中不少外国人,比如中国人熟悉的埃德加·斯诺,当然中国名教授更多,如刘廷芳、赵紫宸、许地山、吴雷川、陈垣等人。北伐之后,燕大又来了不少名家,如顾颉刚、周作人、钱穆、冯友兰、吴其昌、吴文藻、萧公权、郑振铎等也都是名实兼备的大家。燕大还与美国哈佛大学、普林斯顿大学及英国牛津大学等著名学府合作,早在1928年春,哈佛大学便与燕京大学合作成立了著名的哈佛燕京学社。到了上世纪30年代,燕大不论在办学经费、校园环境还是师资力量上都堪称国内一流,而且已经跻身世界名校之列。

    虽是一座私立的教会学校,但在教学上,学校并不强调基督教,而是实行自由教学,并定立了“因真理,得自由,以服务(Freedom ThroughTruthForService)”的校训。至上世纪20代末,燕大已是一所拥有文学院、理学院和法学院三大学院十八个系的多学科的综合性大学。并培养出了诸如费孝通 、白寿彝、黄华、冰心、萧乾、侯仁之 、陈翰伯、孙道临、周汝昌等一大批社会各界的精英。

    从1919年正式成立到1952年被分割裁撤,燕京大学仅仅存在了33年 ,其在校学生最多时也不过1000余人。但其中仅在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担任院士的就有50多人。如此比率让我们不得不感叹,在那个外敌伺机而动,内部军阀混战的年代里,燕大如同一朵盛开的昙花,在乱世里绽放出令今人也难以超越的灿烂。

    燕京之逝:消失的不仅是学校

    不过,燕大的辉煌并没有持续多久,甚至,他还没来得及衰落就如流星一闪般消失于历史的天空。

    很少有一所大学像燕大这样如此密切地卷入到中国近代史的各种风波中,直至最后的消亡。其实,作为一所美国人在华开办的教会大学,有关他的非议从创立之初就没有停止。尽管在燕园内,学生、教职员工都有各自的信仰,而且基督教的活动也很少,但燕大还是被一些人说成是“美帝国主义文化侵略的工具”。先是五四运动所引发的反帝浪潮让燕大多少有些尴尬,接着是民国政府发起的“收回外国在华办学”的活动,使得司徒雷登一度让出校长职务。再然后是1937年日军入侵后,燕京大学不得不一度停办,而美日宣战后,不少燕京师生包括司徒雷登还被日军逮捕。到了1949年,伴随着一篇《别了,司徒雷登》,燕京大学也正式被新中国接管。

    那时,新中国的政体整体趋向于学习“苏联模式”,1950年召开的第一次全国高等教育会议上,苏联专家阿尔辛杰夫提出中国的高等学校要向苏联一样,多培养些有利于社会主义建设的工程师、医师、教师、农业专家、采矿专家。尽管此时的国家领导人仍认为,应该用10年左右的时间“有步骤地谨慎地进行旧有学校教育事业的改革工作”。但随后爆发的朝鲜战争却让这一进程开始快马加鞭,原本温和谨慎的改革突然加速。首要的工作,便是“集中火力,肃清美帝文化侵略的影响,夺取美帝在中国的文化侵略阵地”。

    到了1952年,国家正式进行高校院系大调整,除了私立大学被改为公立外,所有的教会大学全部被解散,一些外国的教员先后被遣送回国。限于版面原因,我们实在无法还原当年那场浩大、庞杂的调整过程,但结果是明显的。许多曾经显赫一时的大学纷纷被撤销,院系则被合并到其他院校中。比如,齐鲁大学被拆分划归于当时位于青岛的山东大学、南京大学和山东师范学院,圣约翰大学院系分别并入复旦、交大、同济、华师大,原址上建起了华东政法学院。之江大学院系并入浙大、同济,燕京大学的文科、理科等并入北大,工科并入清华,校址“燕园”改为北大的校园。

    但消失的仅仅是这些吗?至少,被同时瓦解的还有那批知识分子群体、那些老旧的治学精神以及原有的大学运作方式。

    燕京之思:我们在怀念什么?

    怀念有种种,大体可分为怀念一些人,怀念一些事或者怀念一段感情,而对于一个已经消失了60年的燕京大学,我们到底在怀念什么呢?

    的确,曾经闪烁光芒的何止是燕京一所大学,那时,学者们经纶满腹,传道授业。学生们格物致知,指点江山。而如今,虽然校园内的高楼此起彼伏,却再难找到安心求学的净土。

    著有《消逝的燕京》一书的学者陈远在接受采访时告诉记者:“你让我说燕京精神是什么。我有感受,但我说不出来,如果非要讲,那就是他的校训‘因真理,得自由,以服务’。当年的燕京能只用了10多年就跻身世界名校,全靠这种精神。”的确,好的大学在于有自己的灵魂、独立的思考和自由的表达。如果连这些基本点都做不到,我们还奢望什么“建世界一流大学”呢?

    何兆武先生在《上学记》中说,“那时候的学生远比今天的我们自由。”所以,与其哀悼乌托邦的远去,倒不如有所怀念,有所期许。

    记者 孙英男

 
 
 >>            【收藏此页】打印】【关闭
 
     
 
 本版主要新闻  
     
 
消逝的燕京 
 
 
 
半岛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半岛网(http://www.bandao.cn)是由半岛都市报所创建的大型综合性网站,所提的供新闻具有权威、真实、快捷特点,本网站所刊登的半岛都市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半岛都市报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
    2、所有与半岛网链接的网站及其内容和版权,由相应的提供者与拥有者负责,半岛网对非本网站所属服务器上的内容不承担任何商业法律责任。
    3、此外,在中国著作权法等有关法律规定允许的范围内,本网站有极少量内容是从内容合作方、免费资源提供方以及根据中国有关规定合法转载、摘编获得的。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使用了您拥有著作权的作品并对我们的编辑方式有任何异议,请向我们提供您的身份证明及您对该作品拥有著作权的相关文件,我们会尽快根据中国法律妥善处理。半岛网所转载的内容,其版权均由原作者和资料提供方所拥有。
    4、对于本站拥有版权的稿件,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其他网站等有关信息服务企业予以转载使用。